發生在男生宿舍愛情故事

上一篇 / 下一篇  2010-11-25 10:59:16

A 文質彬彬的A君,整天板著臉冥思苦想。由於一場豔遇,他歸納了一句口頭禪:“別吵,別吵,我要思考問題。”豔遇始于一女士的多情,止於A君的無意:食堂打飯,A君衣服被一女士弄髒,之後女士頻頻示意,豈料A君反應冷淡,女士也就“步伐漸息聲漸杳”,她也怕“多情卻被無情惱”。後來,A君邀請女士看電影,女士以“有課”婉言謝絕。A君呆在宿舍裡好好地思考了一晚上,然後感慨地說:“本想放長線釣大魚,誰知現在連蝦米都沒了。” B 天生樂觀派的B,似乎從不為情所困,亦不為情所傷。但自從去了一趟長沙之後,笑嘻嘻的臉可就嚴肅多了,開口閉口都是感情折磨,情感糾葛。此後有B幾封信,發現競是同一小姐所寄,更有玉照數張,那個美喲!B坦白:長沙之行,麗人相伴。於是眾人齊鼓動,B用情書、電話起而攻之。兩月之內,寢食難安。苦盼來:“一場誤會,一場誤會,抱歉抱歉。”B長籲一口氣,“回頭是岸,回頭是岸,好險,好險。”以後每提起此事,B笑道:“傷心事,不提也罷,不提也罷。”不過B仍不時地說:以後得問問她,穿高跟鞋陪他登嶽麓山,那雙腳到底疼不疼? C C來自鄂西大巴山區。剛進校時,他和他的她整天形影不離。而現在他沒有了她,只剩下他形影相弔。大巴山人擁有高山一樣寬廣的胸懷,痛苦的他原諒了負情的她。只不過在一個傷感的晚上,C卷起鋪蓋到後山墳場中去睡了一覺,經過“先人”的一番教誨,C終於大徹大悟“天涯何處無芳草”。偶爾他也會說上一句“癡癡的我在傻傻地等”。 D D一山東大漢,人高馬大卻膽小如鼠。在一個極度空虛、寂寞、無聊的晚上,D撥通了一女生宿舍的電話:“喂,請找一下山東的孫玫……啊,你……你就是啊,這個……嗯……呀……咦……嗨……那個……哢嚓。”剛把電話接通就掛了,然後“算了……算了……”說了一大串。 E E君者,一磕睡蟲也。不過他對電話鈴聲特別敏感。只要鈴聲一響,不管他在哪裡,也不管他在幹什麼,他都會以百米衝刺的速度沖向電話機,然後對線的那端抱以羞澀的笑。他的她在北方的一所高校,兩人自小青梅竹馬,而今是“千里相思一線牽”,每天十幾分鐘,甚至幾十分鐘的傾訴,使我們有幸欣賞到他那與平明背道而馳的,甜得發膩的溫聲細語。“愛情使男人變成女人”由此可見一斑。

TAG:

 

評分:0

我來說兩句

顯示全部

:loveliness: :handshake :victory: :funk: :time: :kiss: :call: :hug: :lol :'( :Q :L ;P :$ :P :o :@ :D :( :)

日曆

« 2017-11-22  
   1234
5678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2930  

我的存檔

數據統計

  • 訪問量: 105
  • 日誌數: 1
  • 建立時間: 2010-11-25
  • 更新時間: 2010-11-25

RSS訂閱

Open Toolbar